贺龙同志再次勇闯盐税局“鬼门关”

人气 3128   2013-9-17 09:21

贺龙同志再次勇闯盐税局“鬼门关”

贺龙同志塑像

贺龙同志塑像

时间到了秋天,满坡满岭的茶,挂着紫红色的茶果。贺龙同志又从四川运盐返回家乡。马帮还没有到芭茅溪,又有人纳闷地伺:“云卿互上次冲过去了,这次哪么搞呢?”

贺龙同志一听,心想:是呀,怎么过芭茅溪呢?他放慢了脚步,走着走着,干脆坐在路边的岩头上。这时,大家禁不住你一言、我一语地谈论开了:

“这盐税局是道鬼门关。有次,我看见一个老婆婆提了四斤盐过芭茅溪,也被李胖子抽走了一斤。老婆说:局长,我这盐是借人家的呀!李胖子大骂:“管你借的、买的。见盐就要抽税”。你看可恨不可恨!

“这个规矩,不晓得是哪个朝代兴起的?把我们穷人逼得没法活了!”

有的说:“云卿,我们这些人,一年苦到头,结果还是打饿肚,是不是命不好啊?”

是啊!贺龙同志深思了好久,说道:“如今,税款多如牛毛。什么火坑税,人头税,屋场锐,屠宰税,鸦片税,说不定明年还要交走路税呢。”他冷笑了一下,“官府里税重,财主家祖重,我们哪有好日子过里不是我们命不好,是世道不公平总有一天……”贺龙同志没把活讲完,报了捆尾节,挽了挽衣袖,然后给大家悄悄地说了些什么。大家会意地点了点头。一会儿,他们取下了马背上的盐包,一卿曝马赶到草滩上,各自挑选了一块草地躺下去,坪噜呼噜地睡着了。

太阳落山了,山沟里一片漆黑,蔚蓝的天空,星星眨着明亮的眼睛。贺龙同志打了个哈欠,伸了伸四肢,望望天空,一跃站了起来,叫醒正在酣睡的伙伴们:“深更半夜了,他们架起了盐包,取下铃哨,赶着马帮向芭茅溪前进。马蹄得得,山路上扬起了灰尘。

盐局门口,有个站岗的说警。被秋蚊子叮着了,醒了温睡,睁开眼睛。发现路上有一队马帮。那家伙慌忙叫喊:“这有骡马客来了”十几个税警,荷着枪,冲出门,团团围住了马帮。贺龙同志使劲地抽了一鞭,“驾”的一声,骡马扬腿便跑,税警不能招架,闪退一旁。贺龙同志同另几个后生家,手里拿着扁担,站在大路当中。税警不觉一怔,又退了一步。贺龙同志把扁担举起,又进逼了一步。税警害怕扁担落在自己的脑袋上,慌慌张张往后退,脚绊在石瞪上,身子一仰,滚到溪沟里去了。贺龙同志扑味一笑,和几个后生拔腿使跑。等税警从沟里爬起来时,马帮已经跑到半山腰了。

走了一个通宵,又走了一个白天,贺龙同志问到了洪家关。他喝了一碗锅巴稀饭就上床睡了。但他睡不着,心里象压了一块岩头。他呼地下了床,推开窗户,望着那朦胧的山峰,捅的一下向窗摄上打了一拳。睡在隔璧的父亲被惊醒了,问道:“常伢儿,怎么啦!”贺龙同志没有回答,仍旧倒在床上。第二天,天刚麻麻亮,他就背起搭涟子,又同亲友到湘鄂川黔边境赶骡马去了。他每到一处,就同受苦的人们议论开了:为什么穷人总是年苦到头全为什么财主不劳动反而有吃有穿?……他长年在外奔波,亲眼看到,天下的老鸦一般黑,官府、财主都是一样坏。世上不止一个芭茅溪盐局,还有许许多多这样敲骨吸髓的关卡压在劳动人民的头上,穷人要想翻身,就耍打倒地土、老财,拿起刀枪跟他们斗。贺龙同志埋在心底里的阶级仇恨的种子开始发芽了!把个人的命运与阶级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!

  关注度: 3128   Baidu: 0   360: 0   Google: 2   其他: 0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贺龙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